2007年八月三十日,磐磐正式成為小學生,中正國小一年孝班,我也晉升為小學生的媽。

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從現在開始,我的孩子,正式的跨入成為社會人的準備階段,進入學習教育。學齡前的散漫與放縱,從這刻起,要開始收斂與上緊發條。這是說他,也是指我。

由於之前他就這裏讀公幼大班,幼稚園在六月的時候,還特別讓他們去一年級實習一下小學生上課的感覺。基本上,我不擔心他有什麼適應的問題。連送他上學,我都從送到側門轉為巷口就放他自己走進去。真的要適應的人,是我跟小房子。

公幼雖然週三上半天,但是其他上課日都是到下午三點半。小一生不是,只有週二上整天,其他日子都上半天。觀察一些朋友的情形,發現當大的上學之後,被犧牲的是老二,以及媽媽。

第一是因為像我家這樣兩個差了兩歲半,老大上才藝課時,小的和媽一定是在旁陪跟等。第二是就算小的可以上某些課,很少是跟大的同一時間跟地點,作媽的並沒有氣力再去創造出一個接送的時間,所以乾脆放棄。理由當然說不想逼小的,其實是因為全副氣力都花在大的身上了。所以老大有的,老二通常都沒有。

我們在2004年七月底返台定居之後,十月我就送三歲兩個月的磐磐去上游泳課,一週還上個三次,都是選下午第一個時段。因為寶寶班是晚上八點鐘,老實說,真的沒有氣力出門了,所以直接跳過放棄。所以磐磐在上游泳課時,我就抱著小房子在休息區乾等。但是過了一兩個月,我們發現一件很糟糕的事。或許從日本的乾淨鄉下,回到這靠近園區的衛星都市,空氣跟溫溼度孩子都尚未適應。於是兩個人輪流生病,可是磐磐好的比較快,小房子都會多拖個三五天。而且跟同時期的磐磐相較之下,小房子生病的頻率變高了。

我們夫妻考慮了一下,發現除開環境之外的原因,小房子少了磐磐以前每週三次的游泳課,可能是免疫力降低的因素。那怎麼辦,大人當然不能再偷懶。所以從隔年一月開始,每週二晚上七點磐磐下水,接著八點鐘我帶他下課回去吃飯,由下班趕來的老公帶小房子下水。在磐磐週三跟週五上課時,我也會帶著小房子下水自泳,就算在水中散散步也好。就這樣從小房子快一歲開始,持續到他滿三歲轉成不用大人相陪的兒童班。我們就這樣堅持兩年的週二晚上游泳課,無論刮風下雨寒流,週二晚上一家四口輪流在泳池相見。說個題外話,爲什麼在當初是從一月開始上泳課,因為冬天游泳的人變少,泳池其實有暖氣設施,可以享受更高規格的小班教學。

要兩個小孩在不同時間上運動課,需要的是父母的耐力,以及先生的配合。

磐磐變成上半天的小一生之後,我固定的週四新竹幫親子聚會,以及週五的佛法讀書會,立刻就遭遇極大的變數。有朋友是把聚會調到週二,但是對我而言,我希望老大有的,老二也有。所以週二上午小的要上文化局的讀經課,這裡有他的老師,他的同學,以及他的上課。以前磐磐四歲上讀經課,小的在我懷裡喝奶也跟著。等到磐磐五歲上大班,不願意出來上讀經課,小房子就頂著姊姊的名字,繼續上課。這樣算下來,他已經上五期兩年半了。我不在乎他有沒有認真,因為我們總是在週一晚上才臨時惡補應付隔天考試。我只希望他了解,上課學習是這樣一回事,在個封閉空間中,忍受無聊的課程進行,然後熱切的期待下課五分鐘跟其他小朋友玩。

老大有的,老二真的很難有。思考了很久,我只好作出決定,讓他參加學校的課後照護,也就是下課後繼續留在學校寫功課,俗稱的安親。對我而言,我只需要課後有人顧孩子,不在乎教了什麼。找外面的安親班來接兩天,一天要兩百五,一個月要兩千。不過學校的課後照顧也是兩千,還可以放五天。或許有人認為這樣狠心,全職媽媽竟然還讓孩子安親。如果我不這樣做,那對我跟小的而言,更是殘忍。我們必須為了老大上學這件事,犧牲掉我們的交誼與朋友來往。小學生有同學了,為什麼三歲的妹妹和三十多歲的老娘,不能跟朋友在一起呢。

所以花了兩千元,買得一家的自由。磐磐高高興興上學跟在學校課後安親,週二小的可以上讀經課,週四我們繼續親子聚會,週五我還是可以參加讀書會。雖然朋友譴責我,終究是為了一己之私。我不認為這是老大的犧牲,也不認為我們要為了他而犧牲。大家彼此各退讓一步,調整出一個彼此快樂的模式比較重要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主婦 的頭像
主婦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