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0615是磐磐生命中的第一個畢業典禮,稍後再談。談談周三的事。

周三她在圖書館上歡樂故事派,老師講故事跟作勞作。從一上課時她就開始歪歪叫(懂吧,就是在你身上輾來粘去,然後跟廣告一樣,這裡癢那裡痛,不斷的要求。)已經搞到我很火。下課時她去借書,接著就告訴我,借書證掉了。

因為借書證要六歲才能辦,所以我把我的證借給她,同時還給她個車票夾,這樣薄薄一張才不會掉。結果她告訴我,她沒有放進套子,就直接丟進袋子裡。我把袋子裡的東西全部倒出來,然後也翻了書,就是沒有。我要她去櫃檯問,櫃檯也說沒有撿到。接著要她回去教室裡找,她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,在教室裡我要她找,她還像貓一樣的抓我的手。(這是學小的。)

我很討厭東西不見,沒找到我會睡不著。我很討厭小孩打大人,這是我屢次警告過我家兩隻,不要輕易觸碰媽媽的死穴。

我再次警告她不要打我,她又故計重施,結果我就發飆,除了嚴聲厲罵之外,還用敲了她兩個栗子頭。(就是握拳用指節像敲門一樣敲,這樣不會很痛。)

現場立刻一片死寂,大人小孩都不敢說話。

我又叫她出來找,教室裡的大慧慧老師立刻跟出來,深怕我把孩子拖出去狂扁。然後在老師的幫忙下,借書證竟然就夾在我翻過的書裡。

另一位小慧慧老師也跟了出來,她是要來跟我拿漫畫的。她轉述了當場的情形,我一罵之下根本是晴天霹靂,當場的人是都嚇呆了。問我為什麼不給孩子留面子。我說如果是餐廳,是會帶出去的。因為是下課了,現場又是親子,我想這每家都會發生,就不想讓孩子以為有別人在就可以逃過。

三月去日本玩時,每當有個媽媽訓小孩,別家就會開始機會教育。其實這種情緒跟孩子哭一樣,結束了就忘了。

我想我是個人,不是個神。爸爸只要賺錢就可以,當一個偉大的媽媽,是種很沉重的負擔。還是有氣出完,就像汽球用針伺候,氣消了就算了。媽媽跟人,我比較傾向於當一個誠實的人,為了得到別人的所謂讚賞而偽裝自己情緒,假裝成為一個慈祥的母親,我辦不到。

因為看過我的人都知道,我濃眉大眼的,完全跟慈祥沾不上邊啦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主婦 的頭像
主婦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