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五晚上游玩泳後,老公也早回家,一下水就先四百自由式的我,實在累到無力,就想說去新開的拉麵店試試口味吧。新開張的店,生意總是特別好,約莫等了十分鐘才有座位。這家的板凳頗為特別,就是有煙熏感覺不算規則的樣子,就因為這樣,害了磐磐送醫急救。

我看看外面正好有個車位,叫老公去移車。結果他這一去,對座的磐磐想移動過去手提電腦時,因為新板凳很滑,就這樣重心不穩,整個人往後碰一聲倒下去。我家一向對於孩子摔倒時,都採取冷處理,所以我看著大哭的她,也沒說什麼。此時老公進來,抱著她安撫了一下,突然把手張開給我看,後腦勺已經流血了,鮮血也染上他的襯衫。

我急著找衛生紙,店家也發現情形不對,立刻遞了一包衛生紙過來。我先壓著傷口,感覺血並不算多,才開始找傷口。老公說皮肉傷還好,還跟店家頻頻道歉,還說借用一下面速立達母。傷口是不算深,但是頭皮是綻開了。我說不行,要去掛急診縫合。磐磐一聽到縫這字,就開始哭的呼天搶地,一直說不要縫不要縫。我用老闆給的冰塊袋先押住傷口,他是有點慌,還壓著點菜單說,這沒關係。(當然沒關係,我會拿醫療帳單去的。)結果出門時,老公又頻頻跟老闆說不好意思。到底是誰不好意思啊。

到了醫院急診處,護士量說,傷口近兩公分,就要我們去外傷處理室。裡面有個男孩也在縫合,磐磐又開始鬧說,不要縫不要縫。所以輪到我們時,我特別跟醫生說,不要提"縫"這個字...小房子看到姊姊的傷口竟然說,好像嘴巴喔。因為頭皮開口笑,又容易有頭髮扎,不縫不容易癒合。醫生打了麻藥後,我就扶著磐磐的頭,看著她開始跟她說話,轉移她的注意力。

其實前面處理之後,縫四針也算快。醫生最後在撕之前固定頭髮的膠帶時,有點卡卡的,就問我要不要撕。或許是因為事情完結了,從一開始就很冷靜的我,突然臉就慘白,開始冒冷汗,趕緊衝到外面去坐著,再不坐著低頭,要換我暈過去了。

就這樣在急診室也坐了十分鐘,等冷汗冒完,好像才回到現實生活中。

為母則強,就是說暈倒也要等事情處理完畢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主婦 的頭像
主婦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