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楊德昌導演的過世,也想起我曾經有機會見過他,並且在得獎片當個小臨演.

本文刊登於20060520聯合報繽紛版
-----

很小的時候,有一次爸爸帶著我去幫另一位朋友的忙。那個節目叫做《挑戰》吧,介紹形形色色不向命運低頭的人。還沒上小學的我,只是跟著去玩,印象中有一場戲是在圓山冰宮,還有個叔叔抱著我溜了好幾圈。不過耗了一整天,最後剪出來的畫面,是我和一個穿小兒麻痺鐵鞋的女孩在拍球,我是對照組的。好像領了五百元的酬勞,當時的陽春麵只要五塊錢而已。

等到進入職場工作後,從雜誌到電視台,反而有機會接觸到影劇圈的真實面。跑龍套是沒有,伺候藝人的機會特別多。不過有時活動缺人走位,也是要上台客串。有一次是演唱會的彩排,只要是沒到的藝人,都由工作人員上去走位。輪到我時,是代替阿妹走位,導播就會要求左邊晃晃右邊跳跳,讓他抓鏡頭。主持人還很惡劣的說,「現在歡迎阿妹的阿姊上場,她的身材是38-38-38。」別認為這是小牌主持人,她可是以國立大學學歷著稱喔。我們只是個小工作人員,被言語糟蹋也無話可說。

不過我那混過劇團的經理,就很愛演戲。有一天她拉著我說,晚上有免錢的喜酒在圓山,去不去。可以去大飯店白吃白喝當然好啊,我還刻意梳妝打扮一下,夾了根最流行的蝴蝶飄飄夾,跟著她出發。到了現場一看,好多前同事都在,都在等喜宴開始。這根本不是真的喜酒啦,是電影裡的一場喜宴場景。因為前同事在當副導,就發了一堆通告給我們來當臨時演員。這一場喜宴的戲,從晚上八點開始試,邊試邊等。我們這些充當來賓的人,只要在新人出場時用力拍拍手就好了。新郎是誰我沒印象,新娘可是蕭淑慎喔,不過她穿著傳統白紗,包的跟肉粽一樣也沒啥看頭。

拍電影的過程中,等待的時間非常長。有時位置不對有時燈光不亮,不然就是導演覺得不妥,反正喊卡的理由有一大籮筐。晚上十一點多時,發了一頓點心,我和同事窩在接待室裡喝個湯取暖。這時導演的氣質鋼琴家女友,端了杯威士忌走過來,冷冷地看著我說:「你就夾這蝴蝶夾子上場啊。」我安靜的點了點頭,她又咻的轉身氣質而去。學王菲夾個蝴蝶夾也不行啊。

一場戲就這樣拍到凌晨一點,結果我只記得,眼看著那桌冷冰冰不能吃的菜餚,還要不斷用力拍凍僵的雙手,最後領到八百元臨時演員酬勞,搭計程車回家就去掉一半了。
創作者介紹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