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來,這時候我應該跟媽媽坐在基隆港邊喝星巴克咖啡看大船尿尿。

可是,所有的人都不要我們回台灣。說,沙士太嚴重了。

媽媽很想回台灣,因為她的布拉格要從台灣出發。可是要一起去的美齡阿姨說,現在風聲鶴唳,還是緩一緩。媽媽就是這樣才不回去的。

還有,把拔的家在板橋,附近的醫院突然都變得很出名,有和平西園仁濟醫院~~把拔說,他小學時還在仁濟醫院住院住了一個月耶。

黃金週我們就到姨婆和叔公家騙吃騙喝。姨婆是不愧是家政系畢業,煮的東西比媽媽好吃太多了,我還吃了米粉烏魚子滷豬肚豬心。媽媽吃的嫌不夠,還順便打包。

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台灣呢?

媽媽說五月底啦,因為我要打日本腦炎第二劑。日本自費打要三千五小綿羊~~

我媽媽怎麼想到的都是錢啦吃啦玩啦~~

創作者介紹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