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送磐磐去上學時,我會試探性的問,要送到哪裡。她會咬著嘴唇低著頭說,到教室。我想時候未到,畢竟八月中出生的她,在班上是倒數第二小的,所以接受了這種合理的撒嬌,牽著她的手走到教室門口。

這學期開始,她竟然主動跟我說,送到大門口就好了。於是我拿著她的安全帽,看著她小小的跳躍身型,漸漸地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內。心裡想著,她遇到某個姊姊就點點頭,遇到同學就揮揮手,然後經過跳格子蹦兩步,快樂地進入教室。在這樣的神遊中,我也回到家了。

突然想到,在午夜鐘響12聲之後,我媽是怎樣想著那還未歸的我呢?

學著放心吧。

正如今年去台南跟舅舅拜年時,我大舅跟磐磐說,你媽媽在五歲時,是自己一個人搭火車換客運來的喔。舅舅說看到我出現非常驚訝,打電話到基隆,我媽竟然是在家。只是我的行李呢?

創作者介紹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