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74796_676432762404898_555581584276275995_n  

(本文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純屬巧合。請勿自己對號入座。)

「經過了一年,我終於敢下水游泳了!」她大呼一口氣說。

「是怕水嗎?」

「嗯,」她遲疑很久回答。「我可是比賽過四式混合的,泳技很好的。」

「那怎麼會說,終於敢下水了?」

「因為我曾經在教練和父母的要求下,在全國比賽中作弊被抓到…….

 

 

那年我小六,我覺得運氣超好的。才拿到全縣的優良兒童獎,圍棋比賽又得到冠軍。連超級難抽的中學,我都抽到了。應該畢業典禮,我也會當畢業生代表致詞了。

 

這個全國比賽,是分級不是分齡,分成低中高年級三級。這是我小學生涯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比這個全國賽,我相信以我六年級,勝算很大。比賽當天,我很高興的翻了秩序冊,先看看有沒有認識的人,還有其他對手的成績。翻到我們那隊的資料,看到自己的名字時,我揉了揉眼睛。

 

「教練,我的資料打錯了,我是六年級怎麼寫中年級?弟弟和小王的也寫錯了,他們是五年級,怎麼報到中年級呢?」

 

「噓!」教練要我安靜,他跟爸爸交換了一下眼色,然後把我和弟弟叫到邊邊說。「錯了就錯了,沒關係,沒有人會發現啦。有些國外回來的,因為回來重讀,也是十二歲報中年級啊。這樣你一定可以拿前三名。反正之後你就上國中了,這個比賽不會再比。幫教練一下忙,我可以拿這個成績去招生,我再送你自泳券喔。」

 

我望向爸爸媽媽,他們笑笑點點頭。我瞄向其他隊友和他們的家長,大家都看到我們以高年級低報中年級,但是每個人都笑笑的。好像教練說的是對的,沒關係,沒有人會發現的。

 

「就算報錯了,比賽還沒開始,教練你可以去更正啊。而且怎麼錯三個啊?」我總是覺得怪怪的,在學校打躲避球時,四年級的都不喜歡跟我們打球,因為我們六年級比他們高大又有力氣,他們都會說不公平。

 

「沒辦法更正喔,報錯組就不能比了喔。你不想比了嗎?」教練拍拍我這樣說。

 

教練這樣說,爸媽隊友也說聽教練的,我就乖乖去換泳衣了。

 

檢錄的時候,裁判叫我的名字我舉手,站起來時他多看了我一眼。我往左右看,我比他們都高一個頭。這時候我的心臟已經要從口中跳出來,手也開始冒冷汗。不是比賽的緊張,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,好像連呼吸都覺得困難。

 

我想起有次老師帶我們去台北,我看到捷運入口的標示寫著,小朋友滿六歲而且身高滿125公分要買票。老師說,如果小學生沒有買票,這是逃票,是一種作弊的行為,跟在學校考試翻書或看別人的答案一樣,是作弊。班上有過同學作弊,那次他考了一百分,我們很生氣地去跟老師檢舉。他說因為他媽媽說少一分打一下,所以他才知此下策。那陣子我們都很討厭他,分組時都不想跟他同一組。體育課時跟他一組的人後來碎碎念,說他這樣沒有運動家精神。

 

我現在是作弊嗎?高年級的我冒充中年級的比賽,沒錯嗎?

 

站在跳台上,我往左右偷瞄一下,我很明顯的比其他七個人高一個頭。當然比賽時也有過這樣的情形,可是我都知道,那個個子高的並沒有報錯組。

 

但是我知道我報錯組,而我還跟他們一起檢錄一起比賽。隔壁那個女生我好像看過,她知道我是高報中嗎?我剛剛為什麼不裝肚子痛,跑去廁所躲起來呢?

 

哨聲響,我跳了下去比賽。

 

 

我來過校長室很多次,之前都是為了頒獎等等的,第一次感覺很不舒服。導師沒講話,總是笑咪咪的校長卻板著臉。

 

我想起昨天教練來我家,他說謝謝我爸媽,在泳協那裏說是家長報錯,這樣教練就沒事了。可是我就算全國賽被禁賽一年,只是泳協的比賽不能報,地方的比賽就沒關係。然後他拿出一張信紙,他說他寫好了,跟學校承認是他報錯,因為學校處罰不到他。

 

我聽了很疑惑,在不同的地方由不同的人去承認,這樣就都不會被處罰。好像柯南的劇情,互相幫對方做不在場證明。

 

我會跟爸媽坐在校長室,就是因為事情被學校知道了。校長說他和主任本來有接到檢舉信,但是沒有署名,他當成是黑函不處理。可是後來教育處打電話來,說有人檢舉,他一定要處理。優良兒童的事是之前已經頒獎了,縣府不會追回。既然是教練寫信承認錯報,小孩下個月就畢業了,希望以後注意。

 

 

爸媽把責任推給教練的樣子,就像那天在比賽場地,裁判廣播教練過去後,因為我的位置就在他們上面,我看得到,他也是拚命把責任推給家長。

 

爸媽回去之後,校長收起和藹可親的樣子,正色告訴我,分級比賽中,高年級低報中年級,這件事叫作弊。一向疼愛我的導師說,她會給我一個機會,這件事同學也應該不知道。如果是她的話,躲不了大人的壓力,應該會如我想的,裝肚子痛,躲掉比賽。弟弟和小王的比賽是下午,就是以生病為由,棄權沒比了。但不是去說報錯組,讓大會取消資格。我想,教練還是一直在騙。而小王那天其實一直沒有來,後來再也沒有來了。

 

我上週去書局遇到小王,他現在比我高,因為參加他們學校的棒球隊,所以曬得很黑。他說上個月他們去參加的棒球賽,前四名有三隊就是作弊,讓沒有在學校讀滿兩年的學生出賽,連冠軍都被取銷資格。他們教練說,這個規定打棒球的都知道,那個第一名的教練以前就被抓過。搞到大家都想,他們以前的成績也可能都是作弊來的。他說還好那時候的全國泳賽他沒有去比,他爸媽後來看到秩序冊,知道報在中年級,覺得還好沒有去,現在他知道作弊有多難堪了。

 

我很虛弱的對他笑了笑,那種難堪,我知道的。

 

 

 

(本文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純屬巧合。請勿自己對號入座。只是看到國小棒球賽作弊,有所感。)

 

創作者介紹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妹 牛
  • 這個故事.深深的告訴我們
    這社會就是可能會有可惡的大人與可憐的小孩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