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個怕死的母親  主婦

 

我的第一個網路暱稱是,茨城主婦。沒錯,就是發生過嘗試處理核廢料再生,結果誤造成工人直接接受大量輻射,在一個月內幾乎是皮膚肌肉片片剝落,溶化而亡的那張照片的發生地,日本茨城。我們當時住在距離東海村車程約三十分鐘,要去機場時,都會經過那外面有一大片青綠草坪的原子力研究所。當時只知道那裏出現過輻射外洩的事,具體事情並不清楚。然後有位同樣外派來這的台灣主管,堅持要住在距公司三十分鐘電車程外的友部,這樣可以距離東海一小時車程。

 

我不知道工程主管現在反核否?但是我知道人都是愛惜生命的。正如看到去年的影片,原委會在金山開核災宣導會時,當地的阿嬤說,你們有讀書的下班整車載走,我們這些餬口度日子,發生核災往哪裡去?核電廠年限不是四十年嗎?現在超過了,講個清楚!

 

當了媽媽之後,媽媽都很怕死。深怕自己發生意外,孩子沒有人可以好好照顧他。若問母親節甚麼禮物最好?母親的答案都是,大人小孩全家健康平安。所以當我看到懷孕的母親要上街頭反核,竟然被驅趕大批群眾用的水砲衝擊,無力低頭跪在地上。這正是台灣母親們的縮影,希冀反核讓孩子有個可期待的安全未來,遭到政府強力的阻撓,也是要繼續撐下去。

 

有了孩子之後,希望他健康長大,於是我選擇了哺餵母乳,盡可以讓他們外出運動,吹風曬太陽,接受自然的洗禮,我相信自然會給孩子們更大的力量。當我看到福島的母親們,因為輻射的問題,無法哺餵母乳,必須把孩子關在家裡;因為乳汁有輻射,土地有輻射。為了孩子有命能長大,只好先捨棄這些。這些母親們應該很傷心吧!孩子需要的這麼一點點的平常東西,竟然變成奢求。

 

有種蠢理論認為,某些事是犯過錯更小心。我相信日本人在東海事件後,絕對小心,但是福島事件還是發生了,而且更為死傷與對家園的影響更為嚴重。這表示更小心在核能安全上是不存在的,因為打開這個潘朵拉盒子,只有絕望沒有希望。

 

閱讀越多的資料,越發現核能只有危險沒有安全,所謂留給下一代處理更是愚蠢至極,根本就是丟個不定時炸彈給未來。從小我們看到大禹治水的故事,告訴我們處理問題要疏通不是圍堵,所以孩子有錯要跟他講理,去了解原因而不是打罵。但是所有核廢料的處理方式,都是圍堵圍堵圍堵。埋在地底深處會汙染水源,放在金屬桶幾十年也是會腐鏽滲出。連個酸鹼中和也不可能,只有水泥牆越蓋越厚越高。圍堵圍堵圍堵!

 

圍堵就表示沒有能力處理。核能這個潘朵拉的盒子,打開只有失望無望絕望,然後同時還蓋不回去,為什麼要蠢到去打開它呢?

 

如果要我眼睜睜看著,孩子未來會暴露在核災的危險,母親節,有甚麼值得過,值得慶祝的呢?身為一個母親,沒有能力保護孩子有健康走在戶外的未來,在母親節的前夕,我想著福島的母親們而心酸。

 

本文同步刊登於  http://nonukefamily.pixnet.net/blog/post/124588313

 

創作者介紹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