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底,小學五年級的大的去高雄參加全國冬季短水道泳賽,最佳成績是第十三名。朋友說好厲害啊!但是全國十三只有我自己知道,沒有獎牌沒有獎狀,只有當天貼在牆上的成績表。 同行四年級男生,拿了全國金牌,另一個國中女生,成績也不俗,雖沒有前三名的獎牌,也是有前八名的獎狀。

 

這是全國的正式比賽,朋友安慰我說這樣不錯了。但是同場我遇到了我大學同學的國一兒子,他不只獲得金牌,還破了全國的分齡紀錄。相較之下,我們家的成績並不佳。

 

好貪心的家長啊!我自己這樣告訴自己。這次比賽要參賽否,事先教練跟我琢磨了一番。他覺得大的該出去見見世面,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;知道自己不是天才,就該加上九十九分的訓練。想了想,她需要衝擊,我的父母心也需要鍛鍊;我也需要面對,孩子的成績是她的,不是我拿來榮耀自己的。

 

這是個全國的正式比賽,報名的成績須達到標準。成績不到標準,或是動作犯規都是DQ,必須罰款六百元。好嚴苛的比賽啊!全國大賽會有這樣的限制,就是希望選手準備好再來,沒有心存僥倖來賭一把的心態,因為每一項達到標準的孩子,也是有三四十名之多!說實話,能夠有資格參加比賽,也是相當於全國三十名了,但是當父母的,就是覺得不夠,第一名只有一個,第三十名也只有一個,說這樣很棒了,那是安慰第三十名,不是在榮耀第一名。

 

現在小孩學音樂,大概一年後,就會有個發表會。老師租了有燈光音響的禮堂,小孩為了這天買了穿了正式的小禮服,然後上台彈一首簡單的樂曲,或許小星星或許故鄉或許拿起小提琴殺雞宰羊一番。我看了朋友的感動分享,因為不是我孩子,感動不起來。這不是靠小孩能力掙來的比賽,底下的觀眾不是裁判,不會理性的去判斷他的演出。客觀說來,這是一場靠音樂教室花父母錢不靠能力堆砌起來的發表會,就是玩很大的家家酒。你可以不贊同我的論述,但是請跳出情境客觀想一下:這種發表會沒有門檻,沒有門票,同樂的性質居高,而且所費不貲。讓孩子有興趣繼續,不一定要玩這樣大。

 

比賽有目標,是一種精進能力的方式。父母是世上最貪心的人種之一,孩子贏得了小比賽,就要進攻中比賽,贏得大比賽。卻很難蹲下面對著孩子看看,他到底現在能力表現到哪裡!貪心父母看不到現在,想像的都是自己想要的風光未來!

 

我本來想把孩子交給教練帶去就算了,孩子也說好。可是想想,她有她要越過的難關,。我有父母要面對的難題,所以我還是跟去了。這樣一場南下的比賽,食宿交通三天兩夜加下來,兩人大約七八千元跑不掉。而且一開始就知道,應該不會抱得任何獎狀獎牌而歸的。在孩子後來擦掉的小日記看到她寫著:比賽好緊張!還好轉頭看到媽媽了。其實現場的情形是,檢錄時我過去叮囑她注意,她竟然兇我說,不要吵我!喂,你娘親我也拿過全國游泳金牌耶,雖然全國成人泳協以推廣為主,跟你參加的全國泳協比賽性質不同,至少全國比賽我還是參加過的,一樣有跳台一樣有觀眾一樣有很多裁判,你竟然叫我「賣囃」!

 

我常想,有這樣變態的娘親,孩子你玩什麼阿母也會玩玩看,不知是我孩子幸還是不幸?我不是要她比我更好,我是想體會,當她站在那個跳台還是舞台上,心境是怎樣?所以在孩子鋼琴老師家舉辦的耶誕發表會時,我也坐下來彈了一曲才發現,喔,聽到老師的先生在身後按快門的聲音,我也會緊張到彈錯音了。朋友的孩子大班時游泳進級藍帽,她隨著孩子共游了一趟二十五公尺發現,孩子跟她差不多速度到達,可是她喘吁吁孩子輕鬆快樂。這時她懂了我為何要鼓勵家長也下水去上泳課。親身體驗孩子的路程,跟想像的重點是完全不一樣的。此時你才會知道,真正要給孩子的是甚麼。

 

她從全國比賽知道,要更加油才能獲得下次比賽的成績進步;我從全國比賽發現,孩子要我看著她,無論成績怎樣,都要支持她往前走。孩子在她需要力量時,回頭就看到我。小孩需要的愛就是無所求無意義的陪伴,現在給她足夠的陪伴量,某日她回頭看不到我,也會想像出和我眼神交會的畫面,就知道我滿滿的愛與支持在她心中。

 

看到大場面和去年的一疊DQ罰單,我的願望從或許有得拚進入前八名,縮小成:孩子你不要被罰錢就好,兩千四百元我們可以全家吃大餐。於是乎,第一天她緊張到成績亂七八糟,但是還是在標準以上;第二天的兩項比賽,最佳成績是一百公尺蛙式力拚到第十三名,其實我心裡就偷笑了。大比賽之嚴苛,在於差距十分或百分之一秒,名次就差了好幾名。在競爭最激烈的自由式中,她和第一名差距不到兩秒,但是差了二十幾名。

 

那些我沒辦法教她的人生與競爭,她在比賽中都遇見了。我擦去對名次與成績的貪心,找到支持孩子前進的父母心。

 

捨棄貪心才有父母心游泳人生  文/主婦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主婦 的頭像
主婦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