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健壯:盆景與野樹野草
 
【聯合報╱王健壯】
2009.11.29 03:33 am
 

很多人喜歡看洪蘭教授的文章,也敬佩她多年上山下鄉推廣閱讀的奉獻,但她最近對大學生的批評,卻也讓許多人心有所憂。

 

理想的大學生應該是什麼樣子?或者說,應該有什麼正面或負面表列的標準?

 

根據洪蘭的抽樣觀察,現在的大學生是這個樣子:上課時吃泡麵、啃雞腿、睡大覺、打手機;而且不讀書,心中沒典範,不知道人生要幹嘛,覺得活著沒意思,而且沒國際觀,沒人文素養,也缺乏歷史與地理常識,所以不知道史懷哲是哪國人,不知道亞美尼亞在哪裡,也不知道人類歷史三次滅種大屠殺為何物。

 

對於這樣的學生,她的評語是:不敬業,未盡學生本分,浪費自己的生命,也浪費國家的資源,形同尸位素餐。

 

但大學生普遍都是這個樣子嗎?未必;而且即使多數人都是如此,這樣的大學生就應該被歸類為理想大學生的負面表列?將來就不可能成為另一個洪蘭?顯然也未必。

 

洪蘭對大學生當然是愛深責切,心有所憂不得不言,但她對大學生的角色要求,卻似乎帶有太強烈的「法律與秩序」(law and order)色彩,因此才會在「敬業」與「本分」上相責相求。照她的標準,曾被四度退學的黃春明,重考大學三次的孫大偉,被五所學校退學的「偷天鋼索人」佩提(Philippe Petit),甚至從哈佛退學的比爾蓋茲,可能都要被她歸類為不敬業、未盡本分的那類學生。

 

 

而且,如果醫學系學生不知道史懷哲是哪國人,就是不讀書沒知識,難道歷史系學生都知道劉知幾是哪一朝人?中文系學生能分辨李義山與李商隱是不是同一個人?外文系學生能答得出黑人作家得過幾次諾貝爾文學獎?或者政治系學生知道托克維爾是哪國人?成名作是哪本書?

 

洪蘭是一個成長背景很特殊的人,她家中六姊妹都畢業於北一女與台大,家庭教育的他律甚嚴,年輕時幾乎未曾有出去玩樂的經驗,放假日也常與母親學勾針度日。而且,她不但律己甚嚴,律子、律徒也一樣嚴格。她的兒子從小被施以軍事教育,她也規定她的學生不准喝可樂,吃完東西必須刷牙。

 

台灣社會像她這樣他律、自律、律人「三律」俱嚴的人,可謂萬中無一;再加上她的自律不僅限於生活,而是及於知識,不但學有專長,涉獵之廣也常令人嘆為觀止。有這樣條件的人,要她在律人時不要求別人「造我的形象」,很難;要她在看到學生上課啃雞腿卻默爾不言,更難。

 

 

但跟洪蘭同輩,成長過程並非遵循「洪蘭模式」,如今卻與洪蘭有同樣影響力的那些人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大學時做過比啃雞腿更不敬業、不盡本分的事,他們今天雖有成就,但當年有幾人沒犯過洪蘭筆下的那些錯誤?

 

洪蘭期望的也許是像盆景一樣的大學生,但大學中卻盡是像野草野樹那樣的學生,對這些枝葉亂開的年輕人,年長的人究竟該如何看待?「不要常對他們說『你讓我失望』」,「千萬不要使他們像你一樣」,這兩句引自洪蘭最近一篇文章,其實不正是對下一代仍有所期待的人,應該奉行的座右銘?

 

--------------

看洪蘭的文章時,有時我會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感覺,覺得好像對,但是又有種說不上來的怪.看過王健壯這篇文章之後,我才恍然大悟.在跟朋友聊親子書時,我會建議朋友,必須了解一下作者的背景,跟自己相彷彿嗎?是自己所同意的嗎?有個笑話不是這樣:男孩寫了文章,描述一個窮人家.他說我家很窮,司機也很窮,廚娘也很窮.

如果親子教養書的作者是家境富裕,他不需要有預算,可以恣意的依照需求去栽培小孩;如果是生一個,對於兩個會有教養盲點;如果先生也支持她的做法,媽媽就不會有教養衝突,不必分心去照顧老公.在看一本書時,也要試著去看書中沒有告訴你的,這也是重點之一,才能知道這樣的教養書,是拿來欣賞還是拿來操作.

我自己在大一的周一早上第一堂課,都一定會到.那是國父思想,會去上課的才有鬼.我呢,某部分也被訓練的很好,很喜歡按時去上課.所以都會早上七點從基隆搭車,然後到教室坐好位置之後,就開始打瞌睡...某日我上台報告結束後,同學說老師很喜歡你的報告耶,一直在點頭.我告訴同學,因為老師坐在第一排,我看到老師的臉了,他也在點頭稱是-打瞌睡.所以台大的老師也會打瞌睡的.甚至我後來還上過早上七點的體育課,眼睛還沒睜開,人就在操場上跑了.不要讚嘆我的上課精神,我沒告訴你的是,當時我已經住在學校的宿舍,所以不用刷牙洗臉,穿睡衣就可以去上課了.如果你被我前段所誤導,以為我是從基隆搭車去上七點的體育課,那誤會就大了.

很多文章都有這樣的美麗誤會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主婦 的頭像
主婦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