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有點價值錯亂。

新將的媽媽常常跟我說,人在台北的她,育兒的方式好像是個怪胎,很難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。因為她受了我的影響,孩子的體能跟健康跟獨立是第一要務,游泳課上得風雨無阻,體操課是絶不缺課,畫畫課也跟上述一樣,單堂價錢不可以逾三百元。她不懂為什麼其他媽媽可以買很貴的玩具跟衣服給孩子,但是就是把帶孩子出國當成是一件麻煩事。不是疼愛孩子嗎?為什麼不能牽牽手走路,牽牽手出國呢?最近好不容易交到一個朋友,會在她拿起一件好事多打折的羅夫羅倫的馬球衫時,跟她說那種三五百元的好衣服,還是放回去不要讓小孩糟蹋吧。

 

因為我個人風格強勢,所以也逼迫2266新竹聚會的媽媽們,可以比便宜不可以比貴。上次我女兒身上穿一件why&1/2,B媽看了立刻說:這不可能是你買的吧!我說是1/10我也不會買,但是人家給的名牌貨就要一週穿兩次才回本。我可以在家喝藍山no1,但是現在連布丁也不要買給小孩吃。我相信要先寵愛自己,才有氣力疼愛小孩。所以我一直不能理解新將媽媽的感受。

 上週台北的朋友過來,聊到她小孩的才藝課:一週有兩個xx,兩個oo,一堂要一千元.那個◎◎很便宜才四百元。我小算了一下,她小孩一週的才藝課大約是五千元,一個月要兩萬元,比基本工資還要高。我自己目前的限定是一堂四百為極限(以後為了鋼琴課應該會調整一下),所以現在小孩最貴的一週一次的是約四百的音樂課,游泳課是一個月八次一千八。成人班比較貴,是八次兩千一。

簡而言之,我們母子三人的才藝課,三人有游泳,兩人是音樂,妹妹是讀經勞作,姊姊有跳舞,三人加起來的數字,是我朋友一個小孩一個月的才藝支出還有找很多千。她的很便宜,是我的最貴。

 

前幾天聚會媽媽也跟我說,她的醫生娘朋友,去上了某某親職作家的講座,就是那個教你請家教來教生活的。上完課之後,醫生娘就很安心與開心,然後就花兩萬元去請家教來教她小孩折衣服學過生活。

我的台北朋友沒有錯,醫生娘也沒有錯,她們花得起這樣的錢去買安心與開心,這沒有錯。

但是當初某媽媽在詢問那位作家時,作家白紙黑字寫出:我不能明白有什麼理由,為什麼全職媽媽要把小孩送安親班?所以我有感而寫了女大學生旺國論全職媽媽你有什麼好忙的,用來鼓勵我的育兒同好。

人很難誠實的承認,心中是有階級歧視的。安親是一種選擇,家教是一種選擇,不是後者高於前者的,不是安親是害孩子,家教就是愛孩子的。能夠花兩萬元請家教的,家裡大概都有外傭。外傭折衣服跟煮飯,不能夠成為孩子學習的典範,所以要花錢請大學生家教來教。所以我自己騙自己,我沒有錢請家教跟外傭,那我就自我安慰說,因為我是大學畢業,這樣教我小孩折衣服跟煮飯跟倒垃圾,應該也很有質感。而且作家挑家教時,要選有國際背景的。我想我自己出國很多次,六歲就可以自己從基隆搭火車到台南,大學時也是搶手的家教,安親班跟補科展的自然中心我都任教過,這樣應該是很了不起的家教。

我這樣自我催眠,也這樣去面對我的先生。林祖媽是犧牲才在家裡帶小孩,你該給的獎金跟出國員工旅遊不可以少。 我在家的腰桿是筆直的,胸膛是挺出的(其實是練蝶式的後遺症)。我要我的小孩看著我,我是一個喜歡自己跟有自信的人。孩子你要學我什麼?學我的抬頭挺胸生活。

我跟朋友說,醫生娘不愛自己,她被洗腦了,誤以為要花錢才是對小孩好。

新將的媽媽跟朋友說,你游完泳跟小孩手牽手散步回家,他們就會很快樂。小孩要什麼?就是這種被愛的幸福和快樂。這如果可以用錢買得到,那就把孩子送去大陸的宋慶齡幼兒園,那裡兩歲就可以住校。這樣媽媽就有很多的時間去作公益,讓自己得到心靈的提升與寧靜。 

張愛玲最近出版的作品《小團圓》,引發熱烈的討論。我從書評中看到,「在小說最後一頁,還是呈現了一幅「只做了一次的夢」:與那人組織了個正常的家庭,生了幾個孩子,「二十年前的影片,十年前的人。她醒來快樂了很久很久」。「現世安穩」──平凡卑微而純真的夢想,愛的餘溫。」這樣一位不可一世的才女作家,對於幸福的夢想,竟是有個家與孩子。我們有家有孩子時,卻不能夠勇敢的大聲承認,這是幸福。

因為這樣會被別人跟社會看不起

我看到親子雜誌裡寫著,"某某女藝人把中班的孩子帶回來在家教育"。我的小孩五歲,沒有讀中班。我替她排了很多課程,每週還會跟十幾個小朋友一起玩

我只是喜歡自己帶小孩,我只是愛我的小孩,我就是不想把家裡的預算放在一個月一兩萬的幼稚園。然而因為我沒有拿”在家教育””學習生活”這樣的大旗揮舞,我就必須面對那些不愛我不養我小孩的人的一時興起的詢問說:還沒有讀幼稚園啊!我就要因此而慚愧地低下頭嗎?

風如果太大,我不低頭,旗就會飛了吧。我不撐旗,就可以不用低頭。只是這樣風吹得很累,這樣風也會吹得人頭痛而錯亂吧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主婦 的頭像
主婦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