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當你的人生很愉快時,你會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嗎?檢視我的生命歷程,我會的。

在大四那一年的畢業典禮,我懷裡的鮮花是雙手捧不完的,學弟學妹送了一大堆,搞的我很像開個人演唱會的巨星,整個寢室都擺滿我收到的花束。其實我不是這一年畢業的,我留了兩個法律輔系的必修學分,延畢了一年。隔年去考了幾個法律碩士班,全部槓龜也就算了,四科成績加起來不到一百分。這可能是這輩子我參加考試以來,最爛的一次成績。

延畢這一年我很努力讀書,也很清楚的明白,我跟法律好像沒什麼緣分。所以我花了一年的時間,跟這個夢想做個了斷。我不希望以後我坐在搖椅上跟我孫子說,老娘我當年如果怎樣就怎樣。夢想要當下去追求,不然就放手。正面對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,更辛苦是要面對失敗的結局。

追夢難,面對現實更難。我選擇一條難的路,去面對現實。

去年六月開始游泳之後,過了半年後猛獸教練就開玩笑說,可以去參加比賽了。我完全只是把這當成打屁的話題,雖然學生時代籃球校隊從小學打到大學,運動獎牌也拿過好幾個,但是這不算是我擅長的項目。

今年六月教練要我參加泳池自辦的鷹萬盃比賽,答應的很乾脆,但是比賽前很想來個腳扭到棄賽。因為我對於比賽一向都是很認真的,在沒有勝算的情形下,要我抱著玩耍的心態去參賽,對我是一件很困難的事。也就是我不喜歡輸的感覺。(怎麼說T大的人總是自認優秀跟比較好勝吧。)

 

心裏的掙扎反映在生理的狀況,我的手腳沒有受傷,但是肚子狠狠拉了一個星期,而且是很糟糕的水瀉。沒有逃離比賽的原因很單純,我想做給我女兒看。或許有一天,我也要女兒去參加某某比賽,所以我要先讓她看到,媽媽沒有要你比我強,媽媽只要你跟我一樣強。另外我心裡也想,如果真的有縣長盃,那就先從鷹萬盃來試試吧。總是要有第一步,就選個比較容易一點的好了。

 

真的參加縣長盃

六月一日的鷹萬盃過去,七月我讓孩子們改上連續三週的密集游泳班,八月我們就整月休息,每週都往海邊去玩水一到兩次。八月底去補課了一次,猛獸教練跟我確認,報名九月二十一日縣長盃的項目:個人五十公尺自由式,團體四百公尺自由式接力。老實說,當時我還是跟他哼哼哈哈了許久,一直希望這個惡夢不會成真。玩笑話成真,有時真的很可怕。

之前跟朋友在聊游泳的事,總是喜歡拿「我是去泡水不是泡教練」這件事來開玩笑,講得完全是個狼虎之年的女人想嗑掉青春年少來進補。問題口頭上吃吃豆腐也就罷了,有必要犧牲肉體玩這麼大嗎?應該是教練要討好我這學員讓我願意繼續來上課,不是我參加比賽來討好他吧。看著每次上課隔壁選手水道的水花四濺,幾十個選手在好幾個水道努力飆來飆去,已經不再青春年少的我,需要去湊這個熱鬧嗎?

不管我心裡怎麼想,既然已經撩下去,滿頭的泡泡就要洗完。九月開始上課之後,離比賽也只有三週了。我一週兩次泳課,到比賽前也不過練習六次。所以我多補了兩堂課,也加了自泳,儘可能照著教練的指示多加幾次練習,讓自己維持在一個尚可的狀況。

 

在這幾次的練習,其實狀況並不好。姿勢好像調整了,猛獸教練的話卻永遠記得一句就忘了另一句,想到手肘要抬起就忘了腳要踢淺。嗯,這下我確認,我真的沒有朋友想像中的愛他,所以他講的話我都記不得,哈哈哈。

在泳賽前兩週,突然出現一個選項叫做跳水。是的,本人不會跳水,上次鷹萬盃是從水裡蹬牆出發的。所以當時真的是遜到底,一點都沒有水中美人魚的優雅。在正式比賽不跳水出發,好像比輸了比賽更難堪。所以我還是跳了,記得伸手忘了悶頭收下巴,臉胸果然是啪啪打成一片,還好沒有到紅腫的地步。真不知道那些跳水選手,在那跳水的一秒鐘,竟然腦裡還能清楚的去指揮身體做動作。

之前也曾經練習過幾次的跳水,感覺是很好的。因為一個半裸的男人站在你面前,然後雙眼凝視著你,伸著他的雙手對你說:「把你的手給我。」「我會撐住你的。」 這時候多希望自己就這樣跌入他的厚實胸膛啊,很想說你還要什麼我都給你啊。事實是我跳下去他當然是怕被我踢到遠遠地閃在一邊,然後還要速速補一句,你剛剛是自己跳下來的我沒有碰到你。所有緋色瑕想當然就此被濺出泳池外的水花澆熄。是的,我跳下去水就滿出來了。

陷入深深深深的沮喪

 

賽前的週二,以漫畫為名把朋友騙來家裡顧小孩,我去游泳館熟悉場地。猛男教練替我們把風,大家從池邊偷跳了兩三次水。我還是只會入水,連泳鏡也不配合的一直被水打掉。接著練習五十公尺,我想著教練講的配速,卻連四十公尺都撐不下去。現在就算美色當前,猛男在對岸誘惑,我也游不過去。唉,東西收一收回家啦。

 

週四把小孩丟在聚會地,照教練的指示,去游泳館慢游個五百公尺就好。我說「守著跟男人的承諾」去練習,大家就很高興的拍拍手說,喔,去跟男人約會耶!看好是「承諾」二字,就是教練說明天去練習,我就答應去練習,所以沒有男人啦。接著還要強顏歡笑跟大家說,我已經抱定墊底的心情去參賽,比賽總是需要有人陪襯的。

心裡是這樣想,但是還沒辦法真正這樣想開。晚上打電話給死黨,告訴她我現在陷入深深的沮喪當中。電話那頭的她無情無義地笑個半死說,就是去玩玩嘛,幹嘛這樣認真。這種轉念看開的話,我也很會講啊,只是要做到真的很難。

週五去上課,告訴教練游不動手抬不起來了。覺得自己很像小孩在耍賴,但是手臂痛是事實,突然這樣連續幾天的游泳,已經超出我能負荷的量。是生理還是心理,老實說我也弄不清楚。「手痛昨天就不要去游啊,今天還來啊。」猛獸唸了我兩句,完全沒有感受到,我是為了「守著跟男人的承諾」,這個男人可是你耶。

慢慢地游過來游過去,在下課前二十分鐘,「跳水」這兩個字突然又跑了出來。

「你那天去游泳館有練跳台嗎?」猛獸問我說。

「沒有啊,猛男說從邊邊跳下去就好。」我隨口說說。

「不行不行,那個毛弟媽都在練跳台了,你等等,我去架台子。」然後他就跳上岸拿跳台,在池邊固定鎖好螺絲叫我跳。毛弟媽是猛男班上的媽媽,是我介紹她帶寶寶過來上課的,也跟她說岸上等無聊你也下水練吧。結果她就越上課越認真,連石門水庫跟日月潭都去橫渡了。

 

站上跳台那一刻,有種好高好高的感覺。心裡突然也昇起一股豁出去的感覺,反正最糟不就是這樣而已。於是乎,沒有猶豫就縱身從跳台上跳了下去。因為覺得跳得還順,記得要伸直手收下巴,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跳下水。提早下班在休息室那等著我吃結婚週年慶大餐的老公,只好自己先帶著兩個說肚子餓的小孩去便利商店買碗粿。會不會是一回事,卻因為跳水練得太累了想回家休息,我的九周年大餐就從餐廳的燒肉變成路邊攤的鹹酥雞。老公還一直說,你真的不要去慶祝你學會跳水了啊。

 

比賽前夕

 

因為週日早上六點集合,一向晚睡的我,雖然十點就早早上床,當然還是翻來覆去睡不著。十二點多時起來喝水發現,親戚小紅來了。難怪上週我會陷入深深的沮喪,原來是經前症候群。哈哈哈,真是令人高興啊,想一個藉口跟出現一個理由是不一樣的,終於真正有一個墊底的好理由了。

真的豁出去的比賽日

豁出去之後就真的豁然開朗。現代最容易想不開的就是當媽的人,忘記人生是一場馬拉松賽,希望孩子贏在起跑點上,結果卻是被媽媽一掌推倒在起跑點上。今天我讓角色交換,自己站在起跑點上,還要帶著愉快的心情面對。

參加一場沒有贏面的比賽,意義在哪裡?換句話說,參加比賽一定要贏嗎?有趣的不應該是比賽本身嗎?人為什麼不能接受與面對自己的短處呢?別忘了愛迪生最後也是被他創立的奇異公司踢出來,因為他是成功的發明家卻是失敗的經營者。 

我退了一步,得到了欣賞過程的空間。

於是我一早不到六點就去游泳館集合了。看著那些陪著兒女來比賽的爸媽,熟練的鋪起地墊,架起更衣用的衛浴帳(還分男生跟女生),掛好要晾濕泳裝濕浴巾的曬衣繩,然後在教練到達之前要孩子們先做操暖身。這一切的一切,真是迅速規律到有趣啊。

下水暖身時,我的猛男跟猛獸教練都去管小選手了,過來管我們的是教練的教練俗稱黃老大。黃老大把大人當小孩管,所以就一直GOGO去。因為接力是第一次練習,唯一要練的也就是第一棒跳下去回來觸牆,第二棒再記得跳下去。黃老大沒有給我們選項,就是從跳台跳下去就是了。這樣來來回回一直跳,根本來不及怕就跳,大概跳了快十次不夠,上來之後黃老大還要我把手撐在地腳頂在牆,想像一下跳水下去的姿勢跟角度。以前在練習的時候,就曾經感受到黃老大在盯選手的嚴厲眼光,害得我差點溺水;這次親身領教,還是有種不如躲入水中的感覺。

本來我以為可以集合完再回家睡個回籠覺,後來發現我的賽程還滿前面,就先嗑麵包等比賽。還好記得教練之前說的話,泳裝要多帶一套,因為暖身跟比賽時間有差距,穿濕泳裝下水很不舒服。

等待的時間中,幾個參加比賽的媽媽就會閒聊。毛弟媽說她本來覺得跳台高,但是看我跳跟著我後面只好跳。我說我本來不跳的,是週五教練說你在練所以我也該跳。這一段跟教練對質後,得到的回響是這樣:時間回轉到十幾年前,黃老大 問猛男還有幾趟?猛男說:還有三趟。黃老大說,可是猛獸說還有四趟耶,你們誰算錯?猛男(不太確定的說),應該還有四趟,我算錯了。練習完後猛男跟猛獸說,ㄟ,你不跟我說還有幾趟,害我被教練罵。猛獸說:哪有,教練跟我說你說還有四趟耶,你也害我被罵。

 

誰說四肢發達頭腦簡單,運動是需要很多心理戰的。

 

比賽前我一直告訴自己,忍一忍一分鐘就過去了,因為我最好也不過游五十三秒。這漫長的一分鐘,實在沒有經歷過的人很難體會。因為成人參賽的不多,大多是併組比賽。隔壁的阿姨就一直說,唉呦來湊人數的,很久沒有游了。結果游到一半我轉頭看,阿姨都快贏過我了,才趕緊又硬是拼了。輸了青壯年的大姐就算了,輸長青的阿姨就有點難看。

 

上了岸之後,我把我的第一場正式游泳比賽忘得精光。我還問其他媽媽說,不是嗶嗶哨音嗎?下水有鳴槍嗎?其他同學很想打我的說,每一組比賽都是鳴槍出發。這就知道我其實還是很緊張的。

 

比賽最多的時間是等待,另一位同學蝶式美人魚阿姐因為經驗豐富,還自備睡袋先睡個覺再說­­—因為她的比賽最後是在下午舉行。青年女子組四百公尺自由式接力還算快,臨近中午就比了。賽前我告訴其他媽媽,以暖身精神游回來,千萬不要逞強,沒有犯規就有獎牌。因為我們絕對游不過高中國中生的。
 
然後最大的第四棒壓力由我來承受,因為到時池中只會剩我一人,同樣的報名費,我們游比較久就賺到了。所以當最後剩我一人游時,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,姿勢要美麗啦!

 

後來仰式比賽的同學上來就說,隔壁水道的美眉剛滿十八歲,她已經三十八歲了,連後面的阿公都說沒有這樣比啦。青年女子組的慘案,就是十八與三十八對決,早點生都生得過呢。

這是屬於大拜拜式的比賽,所以大家就自行去成績登錄處拿獎狀跟獎牌。我不知道最後鷹萬因為我們這些學員的努力,還獲得了青年女子組團體冠軍,所以就在看完大隊接力之後就回家了。

勳章

晚上洗澡時就看到我的勳章:跳水時有記得手臂放到耳後伸直,臉胸並沒有傳說中的打到水紅腫;可能後來後繼無力,腳沒有伸直,就造成大腿內側跟「該邊」家暴斑瘀青。「該邊」是哪裡?請去問廣告胯下癢的益可膚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備註.

我參加的是青年女子組,年齡從剛滿十八到四十,青壯年是41-50歲.壯年再加十歲,長青再加十歲.

"獲得"個人五十公尺自由式銀牌,團體四百公尺自由式接力金牌.

代價是大腿內側跟"該邊"淤青.

禮物是獎牌跟獎狀各一,沒有獎金.

時間是從早上六點集合混到下午四點.

感想是比膽不是比技術,青年人沒膽來比.

結論是內行人說金牌不用問,銀牌銅牌再問有幾組人比賽.哈哈哈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主婦 的頭像
主婦

主婦真爽快

主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